平价上网愈发明晰 “领跑者”引领光伏后补贴时代

 

技术的大幅进步,推动清洁能源生产、供给、消费呈现出新的特征。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由此而来的“风光”平价上网正在加速到来。在此期间,业界已有一批企业启动或正在实施无补贴光伏发电项目规划,其中表现最为抢眼的莫过于“领跑者计划”。

一旦光伏发电系统达到平价上网,其“逆替代”作用不容小觑。根据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截至今年上半年,我国光伏发电新增装机超过2400万千瓦,其中,光伏电站接近1200万千瓦,分布式光伏超1224万千瓦。

从“十三五”发展规划来看,光伏发电在用电侧平价上网的时间预期为2020年。按照2017年发布的《关于推进光伏发电“领跑者”计划实施和2017年领跑基地建设有关要求的通知》,则尽可能多地降低了土地使用的成本。4个月后,《关于加快推进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有关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则宣布“零补贴”时代提前到来,“各地可以自行出台一定时期内的补贴政策,地方补贴政策不影响项目平价属性的认定。”

“之前高歌猛进、烈火熬油的发展模式已然难以为继,降本提质增效才是未来产业发展的核心与关键。”将光伏产业置于能源革命的背景下,光伏企业的竞争已由价格与规模的竞争上升到了核心技术竞争的层面。而在“531新政”后,光伏市场萎缩,光伏领跑者已然成为最后的规模发展市场。虽然目前分布式光伏正在加速发展,但是一定程度上相对分散,规模化对成本的下降空间仍然很明显。一边接受现实,一边寻找符合自身的出路,成了光伏企业生存的首要任务。

降低非技术成本、提高直售电比例是光伏走向平价的核心因素。在这个过程中,“领跑者”计划的作用不言而喻,通过技术指标和价格竞争倒逼企业不断探索找到技术和价格的最优解,最终起到引领整个行业的“加速器”的作用。从投资者方面的要求来看,应用领跑基地的重点是上网电价,即要求投资者选用达到领跑技术指标的光伏产品。

第三批领跑者竞价的结果显示:部分地区的报价已经低于当地火电价格。根据智汇光伏的测算,在当前光伏电价水平下,光伏度电补贴在0.2元—0.37元/千瓦时,光伏发电的标杆电价同用户侧电价已经非常接近了。在非技术成本方面,过去三年里,光伏电站总投资成本降幅为接近24%,其中非技术成本下降40%。另据国际能源署的预测,到2030年,光伏将逐渐成为最便宜的发电方式。

但风光是否具有平价上网的条件一直饱受争议,尤其是“5·31新政”后,光伏行业加速洗牌,仍旧处于“半冷冻”状态。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正处于并网前攻坚阶段的第三批光伏领跑者基地进展差异较大,甚至有部分项目尚未开工。按照领跑者项目一年启动一期的惯例推测,2018年的领跑者项目离批复越来越近。随着系统端成本的继续下行以及非技术成本的控制,领跑者有望推动国内集中式电站大规模走向平价上网。

国家能源局此前曾透露,将会在2018年下半年适时启动第四期光伏领跑者项目,而下一步需要做的更多的可能是明确边界条件并严格执行。相较于前两期的领跑者项目,第三批领跑者项目由于不受“531”光伏新政影响,其意义和重要性对于光伏人士来说不言而喻,将主导今年下半年光伏内需市场。未来,由领跑者基地验证量产的技术使用、超级领跑者验证未来技术使用,如果能源局近期下发去补贴示范项目,将形成三足鼎立的光伏应用新格局。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